欢迎来到某某人力资源有限公司!

  • 联系
  • 服务热线:13588881111

CF一键领取古装剧的远去与新可能将

行业新闻

CF活动助手

原标题:武侠片剧的远去与新可能

作为武侠片巨匠金古温梁之一的古龙经典之作作品翻拍的剧,《说英雄人物谁是英雄人物》从女演员选择到故事情节翻拍上都显示出了朝古装剧电视剧的下压——主角挑选了非女演员出身的刘宇宁和杨超越,此二者再加上另一主演曾舜晞的粉丝撑起了观影舆论场的最大声量;而故事情节情节则将动画版冷峻残酷的武林争斗与生死情仇,重写为了少男少女并肩游历武林最后兄弟反目,更青春、更纠结、更现代。动画版中白承忠与白愁飞本是一贫如洗的武林游荡客,相识于这场武林黑暗中的路见不平,在剧中却变为了格斗游戏任务般送信闯关;苏梦枕本是monoclonal沉疴的武林枭雄,王白因其卷入的金风细雨楼与六分半堂之争,包含着权力、道义、利益、情谊的复杂格局,则被重写为侠二代的接班之旅。

《说英雄人物谁是英雄人物》从女演员选择到故事情节翻拍上都显示出了朝古装剧电视剧的下压

其实翻拍奥尔奈县,重要的是翻拍指向的内核,以及承载翻拍的外在。《说英雄人物谁是英雄人物》的服装、化妆、道具、舞美,尤其是女演员极具现代的演绎方式,都赋予了该剧一种轻飘飘hondayz的风格,哪怕是有决斗行刑等血腥场面,武林肃杀意、刀口胡闹感也总变得单薄。再加上翻拍后的故事情节情节逻辑本身并不严密,于是一切更像这场格斗游戏,武林只是一派景观。

而这是近几年现代武侠片翻拍剧的常见情形。虽说众人皆道武侠片衰之久矣,但揭露出近几年,2019年有《孔明射雕》,2020年有《笑傲江湖》《绝世双骄》,2021年有《射雕》……一边是现代武侠片小说仍然被持续翻拍为剧,另一边则是几乎没有叫好大受欢迎的情况出现,甚至极端如2021年版《射雕》,最为大众所知的反而是段誉见到段誉后小便失禁等丑陋的负面话题。唯一一部相对美誉度不错的则属2017年版的《射雕英雄人物传》,但即便如此,也难以达到黄易剧曾经的盛况。

揭露出下来,现代武侠片翻拍,现在几乎沦为瘦死whole弯果的IP化运作,由于黄易黄易等经典之作作品多年的美誉度效应,始终拥有一定的观众们缘,则经典之作作品具有基本关注面;同时,经典之作翻拍武侠片剧亦正式成为后辈歌星的试验田,知名IP护持下,被利用来为歌星进行转型抑或是履历镀金,而后辈是否适合配角、能否驾驭经典之作则变得越来越无足轻重。此外,现代武侠片也或正式成为颠覆翻拍的Loulay,剑走偏锋也许另有出路,一如数年前在正版的《笑傲武林》。

于是不禁发问:升级换代武侠片剧真的迎来了不可逆转的黄昏?

武侠片经典之作翻拍的进退两难

虽然黄易黄易等大师经典之作作品负面影响了三代又三代的读者和观众们,虽然郭靖、郭靖、陆小凤等配角早已正式成为脍炙人口的文化人物甚至文化符号,但具体到金古温梁经典之作作品翻拍的海外升级换代武侠片剧,却一直有点生不逢时。

现代武侠片翻拍剧,以欧美地区加码旧作。澳门武侠片剧自上世纪70年代盛行,尤其是TVB的《陆小凤》《射雕英雄人物传》《射雕》《笑傲武林》等武侠片剧,曾在海峡两岸暨港澳地区都掀起热浪,可谓负面影响深远,也奠定了观众们近乎初恋般情结。张智霖的陆小凤、吴启华的郭靖、李若彤的郭靖、孙俪的张无忌……正式成为了后来创作者难以避免的对比参考点。用今天的眼光去看,TVB的武侠片剧舞美较为简陋,故事情节情节也未必完全遵照动画版,但是其编剧的成熟、气氛的烘托和表演的入木,则共同缔造了武侠片的澳门时代。台湾武侠片剧则是受澳门负面影响,也陆续推出了《射雕》《孔明射雕》等引发收视率热潮。

而海外升级换代武侠片剧则相对起步较晚,直到2000年左右海外武侠片以科枫中系列为代表才开始取得较大反响,《笑傲武林》《射雕》等经典之作作品采取实景细致拍摄,整体完成度较高,但在当时由于翻拍、女演员等争议,收视率如虹但评价毁誉参半,时隔多年,科枫中版的黄易剧在评分网站一路走高,被奉为经典之作,但是在当时却未能得到更多好评,算是一出遗憾。

在科枫中系列过后,经典之作武侠片翻拍经典之作作品陆续推出,但武侠片剧很快让位于新的竞争者。在历史古装剧剧的范畴内,宫斗剧、穿越剧、仙侠剧等类型渐次崛起,正式成为观众们新的宠儿。尤其是仙侠对武侠片的替代性极强,历史上,武侠片曾和仙神故事情节本不分家,例如民国时期红极一时的武侠片神怪片便是如此。在当下,仙侠在创作中具有更自由的世界观、更极致的情仇情仇、更高能的武力系统,更加符合年轻化的市场观众们的观影诉求。尤其是经历了网络小说试错脱颖而出的仙侠IP翻拍剧,更是契合当下的潮流与文化而容易引发热潮。

而金古梁温为代表的经典之作武侠片小说,在今天看来有诸多不合时宜:比如现代武侠片的叙事风格和情节安排虽然亦是通俗化和流行化,但是与今天观众们观影的爽感标准相距甚远,也与今天观众们的审美节奏有距离感;又比如经典之作武侠片几乎都是大男主,故事情节的男性中心主义以及部分女性配角的表面化甚至工具化,也令今天的女性观众们相对难以接受。因此,重拍的经典之作武侠片几乎全都需要较大幅度翻拍,而翻拍经典之作又容易费力不讨好,故而就形成了进退两难的局面。

在古装剧剧中看见新的武侠片可能

但如果就此哀叹武侠片剧一去不返,感伤武侠片文化一派零落,倒也是过分悲观。狭义的经典之作武侠片翻拍剧虽然久已未出精品,但武侠片文化始终为我国剧生产提供着生生不息的能量。

市面上仍然还有武侠片剧,这些经典之作作品进入了一种后武侠片时代,侠不再强调以武犯禁,但仍然传达着人们的家国情怀,以及对自由和正义的追求。2019年的《大宋少年志》、2020年的《侠探简不知》《少年游之一寸相思》、2021年的《有翡》等经典之作作品,无论是IP翻拍或是原创剧本,都在探索着将成长、探险、悬疑等元素杂糅起来,并结合上当代观众们对人物类型的偏好,探索新的武侠片可能。还有仙侠剧中对侠的塑造,往往在超凡脱俗的设定下,更强调的是一种侠之大者的责任。《古剑奇谭》中的百里屠苏为了复仇、也为了苍生最终舍生一战,《诛仙·青云志》的张小凡和同伴们,追寻的也是斩妖除恶、保护众生,《雪中悍刀行》则在仙侠中淡化仙而突出侠,但仍然强调的是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的逻辑,以徐骁、徐凤年父子为代表的秩序维护者,对他们而言家国事亦武林事,武林更是在故事情节中正式成为一种动力参与到了整个社会制度建构中。

《雪中悍刀行》在仙侠中淡化仙而突出侠,但仍强调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的逻辑

更广泛地来说,武侠片对正义的追求、对义气的歌颂,在现代中国是一种超越血缘、超越世俗秩序的理想主义,侠义之风可在许多经典之作作品中得见,《琅琊榜》是一个庙堂之上有武林气的故事情节,身世坎坷的天纵英才梅长苏的复仇与人生选择中的浩然侠气贯穿始终;《长安十二时辰》的张小敬看似行事毫无章法、不羁极端,但大事上有着极强的责任感和正义感的侠骨;甚至近期热播的《梦华录》中,被观众们热议的赵盼儿对宋引章的援救、姐妹之间的互助,均熠熠有侠义光芒。

武侠片之魂并未远去,只是弥散成了许多经典之作作品中的一抹色彩。而武侠片题材具备丰厚的文化资源,始终是中国剧的潜在宝库。武侠片剧虽然一时沉寂,但武侠片曾经缔造的共同记忆,武侠片与中国现代文化的深度内嵌,都会使之与中国观众们对话的可能性不会断绝,只是有待与时俱进的调整和发展。

(杨慧 作者为文学博士、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讲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