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某某人力资源有限公司!

  • 联系
  • 服务热线:13588881111

CF装备助手龚蓓苾和刘嘉玲,再不一走了之,会是下两个“杨锦泉母女”吗?

行业新闻

CF活动助手

6月13号,编剧王一淳实名制检举龚蓓苾、宁浩等人联手创立的忧愁传媒偷税。

2019年,王一淳与忧愁传媒密切合作,获得其股权投资551多万元,制做第一部影片《挟持毛乎乎》,

不过在2020年的5月,忧愁传媒却将工程项目撤除,即便在王一淳不一致同意的情况下,断然私自暂停了协定。

除此以外,更要她将这两年的制做费129万退还,倘若不这种,连他们影片剧本的退还都拿不出。

也就意味著,他们好不容易给忧愁子公司螺科鹑两年,没领到一毛钱,更要掏钱129万。

即便王一淳以对个人为名缴付之后,忧愁传媒仍然破口大骂,让她再度提款22万,要不然就会接到高等法院禁止令,禁制。

又被违约又掏钱,无奈之下,王一淳发现了忧愁传媒偷税的漏洞,于是发长文检举,希望获得回应。

王一淳这种两个新人编剧,却试图以一己之力,对抗这种强大的资本,若不是走投无路,也不会想出此办法。

抛开此事不看,忧愁传媒的大股东龚蓓苾和妻子刘嘉玲,最近真是陷入了各种风波。

龚蓓苾从两个当年的优秀话剧演员,一步步变成了现在这种唯利是图的资本家,

而刘嘉玲在倡导吃素、杨锦泉母女涉嫌传销等事件后,口碑也急转直下。

这对母女,若是再不一走了之,会是下两个杨锦泉母女吗?

1.过往经历太优秀

1972年,刘嘉玲出生在江苏省无锡市。

在成为演员之前,她是花样游泳队员。

11岁那年,她进入了北京花样游泳队,在游泳队的训练中,她养成了吃苦耐劳的性格。

19岁就代表国家参赛,拿了世界第六名的好成绩,创下了中国队有史以来的纪录。

20岁的她又拿下了两枚集体工程项目金牌,一枚双人工程项目银牌,

彼时的刘嘉玲已经是中国花样游泳队的顶尖优秀选手。

可惜花样游泳队员的花期非常短暂,

年仅21岁的刘嘉玲面临着退役回家,当一名会计的情况。

而当时姜文正在筹拍《阳光灿烂的日子》,缺两个会游泳的女孩子。

在朋友的介绍下,他一眼相中了刘嘉玲作为这个角色的演员。

姜文说,我一看到她,就觉得她特别像王朔书中长着一张狐狸脸的女孩。

影片拍完后,刘嘉玲一夜成名,从一名游泳队员,转型成为了演员。

后来在姜文的鼓励下,刘嘉玲去报考了中央戏剧学院、北京影片学院和上海戏剧学院三所学校,

结果接到了三所学校的录取通知书。

再三抉择下,她选择了中戏,然后和高虎、段奕宏等人成为了同学,

当时段奕宏的名字还是段龙。

而这两年,22岁的龚蓓苾已经从上戏毕业,但是两个影片剧本都接不出,是两个郁郁不得志的文艺青年。

被现实的洪流裹挟着,他只能一头扎入上海话剧艺术中心,一扎就是五年。

而刘嘉玲这个优秀的游泳队员,来到大学后仍然很优秀。

大二时,在表演课上,老师就为她打了中戏从未有过的满分。

又优秀又漂亮的刘嘉玲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更是在段龙的心里埋下暗恋的种子。

多年后,刘嘉玲结婚生子了,段龙将艺名改为段奕宏(段忆虹),并在他获得影帝奖项时说出:我暗恋的人就在后面,我们班刘嘉玲。

可惜出生在农村,家境贫困的段奕宏,在学校时期非常自卑,更不敢表现出他们对刘嘉玲的爱慕。

命运就是这么神奇,如果当时他勇敢一些,两人如今的境遇也许就大不同了。

1997年,还在上大三的刘嘉玲主演了影片《黑眼睛》,并一举拿下了华表奖和金鸡奖双项影后,

在演艺事业上一路高歌的刘嘉玲,年纪轻轻就坐上了影后的宝座,羡煞旁人。

大学毕业后,刘嘉玲顺利地进入了中央实验话剧院工作,

并在这两年,接到了《春光灿烂猪八戒》剧组的邀请,也就在这个剧组,与龚蓓苾相识并相恋。

2.两个文艺青年的演员梦

1972年,龚蓓苾出生在上海的两个普通家庭,

8岁的时候,他因为长相呆萌,会讲故事,

被少年宫的儿童选中,出演了儿童剧。

也从那时开始,他开始享受在舞台上的感觉,小小的心灵中埋下了成为演员的种子。

在成为现在的资本家之前,龚蓓苾是两个不折不扣的文艺青年。

18岁那年,他顺利地考上了上海戏剧学院,

上大学时,头发还很浓密的龚蓓苾,一直沉浸在话剧的世界里。

但是到大三的时候,他的头发就开始日渐稀疏。

1994年,从上戏毕业后,龚蓓苾因为受到秃顶的困扰,受到很多人的嘲笑,

于是他干脆把头发剃光,成为了光头,并至今没改变这个发型。

但是他后来才意识到,秃头对于演员来说,是如此微不足道。

因为根本就没人找你演戏,不管你是不是秃顶。

无奈之下,他进入了上海话剧艺术中心,成为了一名职业的话剧演员,

并参演了《陪读夫人》、《商鞅》等话剧作品,

在1998年,26岁的龚蓓苾还凭借主演的话剧《股票的颜色》,获得了白玉兰奖,这是两个话剧演员在国内能获得的最高荣誉。

那时他太过于专注文艺的表达,时常表演一些让观众不太理解的片段,

就在获奖的那两年,在上海戏剧节上,他一对个人在台上表演了四十分钟一动不动的状态。

台下的观众不是看懵了就是睡着了,记者也前来询问这种表演是何用意,

龚蓓苾滔滔不绝地讲述了一大堆他们的见解,却发现记者逐渐双眼呆滞,一脸迷惑。

一开始,龚蓓苾不是很在意,单纯觉得他们是怀才不遇,

当时演艺圈已经奔赴娱乐化大浪潮,比他小两级的师妹李冰冰,在出演热播剧《少年包青天》后,拍两个广告就能赚20万。

而龚蓓苾即便拿着一千块钱的底薪,在话剧界步履蹒跚,也乐此不疲。

直到后来艺术团资金链断裂,剧团的人几乎都没了收入,他才意识到,原来梦想是需要物质基础的。

于是他开始主动向钱和资本靠近。

1999年,《春光灿烂猪八戒》准备开拍,

但是由于前期股权投资人并不看好这部无厘头的作品,承诺的股权投资迟迟不给兑付。

缺少资金,就没办法拍戏,编剧组直接对外发话:谁给拉来股权投资,谁就演主角。

龚蓓苾后来看了影片剧本之后,觉得这是他进军影视圈的好机会,

而且这部剧的股权投资不多,即便收视率惨淡,也不会亏损什么。

于是他拿着他们之前演话剧攒下的全部积蓄找到编剧:我要演猪八戒,这些钱够不够?

2000年,《春光灿烂猪八戒》开播,登录各大卫视,创下了惊人的收视纪录。

作为主演的龚蓓苾一炮而红,不仅收获了和刘嘉玲的爱情,身价也翻了好几倍,各种片约纷至沓来。

猪八戒这个角色让龚蓓苾一下子成为了炙手可热的影视剧明星,

但是也给他带来了很多苦恼。

从那以后,他身上一直甩不掉猪八戒的标签,

上门的影片剧本不是这部剧的续集,就是类似的古装喜剧,

甚至走在路上,还会有人指着他的脸说:快看,猪八戒!

而他最终成功转型的机遇,还是妻子刘嘉玲带来的。

3.成功转型影片人

2005年,宁浩想请刘嘉玲出演影片《疯狂的石头》,影片剧本发过去之后,刘嘉玲因为有别的片约,没答应出演,

反而想要转型的龚蓓苾看了影片剧本以后,对影片产生了很大的兴趣,于是他找到宁浩,表示他们想参于这部影片:

这个故事好,她不来我来。

但是当时宁浩没名气,制做成本也只有三百万,

当时龚蓓苾正当红,压根请不起这种当红的明星。

没想到龚蓓苾大手一挥:别谈钱,我不要片酬,给我两个角色就行。

除此以外,他还拿出他们的积蓄股权投资了这部影片,同时还提了两个要求:下部戏,还找我。

不得不说,龚蓓苾的眼光还是很毒辣的,他清楚什么样的故事能够抓住观众的眼球。

《疯狂的石头》一经上映,票房达到了13亿,宁浩、黄渤一炮而红,龚蓓苾也成功转型,

甩掉了猪八戒的标签,第一次出演影片,就成为百花男配。

更重要的是,第一次尝试股权投资就尝到了甜头,龚蓓苾开始研究股权投资,并和宁浩、黄渤组成了铁三角组合,

为他日后成为一名成功的影片股权投资人,打下了基础。

《疯狂的石头》之后,龚蓓苾找到了他们新的角色定位,

也对喜剧产生了巨大的兴趣,开始研究如何做好第一部喜剧影片。

后来龚蓓苾陆续参演了《爱情呼叫转移》、《夜店》、《无人区》等影片,但都反响平平。

2010年,龚蓓苾和王宝强密切合作出演了《人在囧途》,

鉴于龚蓓苾是组里最大的咖,他理所当然地当起了副编剧,

又能演戏又能讲戏,这让龚蓓苾过足了瘾。

《人在囧途》上映后,反响很不错,也让龚蓓苾萌生出了当编剧的想法,他甚至一腔热血地和编剧杨庆一起写了第二部影片剧本。

然而影片剧本写完了,却面临着拉不出资金的尴尬处境。

除此以外,另一边的华旗子公司已经拍摄起了《人在囧途2》。

龚蓓苾急了,他马上他们成立了子公司(真乐道),并为他们的新影片《人再囧途之泰囧》拉起了股权投资。

本以为靠着他们的名气,能够轻松拉来股权投资,而现实却是没人愿意为他这个新人编剧买单。

在被拒绝了不知多少次之后,龚蓓苾在朋友的推荐下,联系上了爱捧新人编剧的光线传媒有限子公司。

一开始商量股权投资金额时,光线传媒连2000万也不愿意掏,

在双方的拉锯战下,最终还是投了3000万。

即便如此,光线的董事长王长田并没对这个影片抱太大期望,毕竟是新人编剧,

当记者让他做票房预估时,他只说了8000万。

2012年,影片横空出世后,第一天的票房就达到了3800万,超过了成本。

最后更是大卖12.7亿,成为中国影片史上票房最高的影片。

但因为和《人在囧途》打着同样的囧字旗号宣传,龚蓓苾也因此惹上了官司。

事后,《人在囧途》剧组将他告上法庭,他赔款了500万,但是和这部影片的收益相比,这不过是个小数字。

光线传媒收获了巨大的利益,股票在两个月内涨了一倍多,当年净利润达到3.1亿。

龚蓓苾成了少壮派编剧第一人,还靠《泰囧》赚了近5000万。

500万听起来不少,但是和靠资本赚了3、4亿的光线传媒相比,似乎显得很微薄。

这也让龚蓓苾明白,比起给人打工,只有让他们成为资本,才能掌握话语权,让利益最大化。

4.龚蓓苾的野心

拍完《泰囧》后,龚蓓苾本打算做第一部探讨人性的片子,但是在朋友的劝说下,为了保险起见,他选择了《港囧》。

利益的诱惑使龚蓓苾不再是当年的文艺青年,变成了两个迎合市场的资本家。

2013年,《港囧》立项时,股权投资主体变成了忧愁传媒,股权投资1.5亿,当时双方定下的价码是以1.5亿买《港囧》47.5%的票房净收入。

在影片上映前,忧愁传媒增资扩股,龚蓓苾以1.74亿港元拿下其19%的股份,与阿里影业并列成为了该子公司的大股东。

最终《港囧》的票房达到了15.37亿,忧愁传媒除去成本还赚了4亿多,但剩下的,都是龚蓓苾和刘嘉玲所在的真乐道子公司。

因为《港囧》,第一出品方真乐道的估值已达15亿。

同时已是忧愁传媒股东的龚蓓苾,《港囧》上映,忧愁股票大涨后,还领到了近10亿的股票收益,

票房、股票、子公司估值全部揽入手中,一举多得,赚得盆体满钵。

往后几年,龚蓓苾和刘嘉玲夫妻的生意开始遍地开花。

此后,龚蓓苾还拥有了一家股权投资基金管理子公司,专门募金投影视。

据称,2018年,龚蓓苾股权投资的《幕后玩家》《超时空同居》《我不是药神》等3部影片,票房达到57亿,

虽然总体获利难以估计,但仅《我不是药神》他便获利10亿。

紧接着,龚蓓苾又创造了两个营销+融资的神话,

2020年,龚蓓苾推出了新影片《囧妈》,但突如其来的疫情导致影片迟迟无法上映,

当整个春节档因为疫情被迫取消时,龚蓓苾做出了两个震惊影片圈的决定:

他和字节跳动达成密切合作,以6.3亿的价格卖给了字节,

让全国人民在疫情期间在家看上了免费影片,

在其他影视子公司喝西北风的时候,龚蓓苾不仅赚到了钱,还让观众产生一种欠龚蓓苾一张影片票的感动。

但也因此,很多影片界的编剧大骂龚蓓苾是叛徒,很多影院也联手抵制龚蓓苾的影片,其中还包括万达等大影院。

如今回过头看龚蓓苾的操作,不能说正确,但的确聪明。

龚蓓苾当时和字节那笔6.3亿的密切合作里,其实不仅卖了《囧妈》,而是很多片子一起打包卖了,目的就是为了打造忧愁首映。

而忧愁首映就是龚蓓苾的野心。

以前的影片在影片院下映后,都要和优爱腾密切合作,服从这三家的分账规则,

而现在龚蓓苾在其忧愁子公司签约了国内最牛的编剧如王家卫、张一白,以及贾樟柯等编剧,并与B站、猫眼、西瓜视频等大平台密切合作,

以后观众要是想看这些编剧的片子,就要在这些平台上看。

龚蓓苾巧妙地绕开了优爱腾这种的旧势力,同时也实现了自身利益的最大化。

5.陶红的商业版图

毕竟是夫妻共同的商业版图,当然不能忽略龚蓓苾的妻子刘嘉玲。

这个看起来只会笑眯眯的女人可不简单,她看似已经处在娱乐圈的边缘,是龚蓓苾背后的女人。

但曾拿下金鸡、华表、飞天、金鹰四料影后的人,又怎么可能老老实实在家相夫教子。

这15年,刘嘉玲也早就有了独立的商业版图。

龚蓓苾手里有10家持股子公司,而刘嘉玲名下有16家。

除了与龚蓓苾共同占股的洋洋得意、真乐道,还有他们的北京最陶然华青传奇等,涉及的领域有贸易、文化传播、服装等十几个领域。

其中她所持股的上海达尔威子公司,还是最近深陷传销风波的好姐妹杨锦泉名下的。

三年期间,刘嘉玲从达尔威的分红就领到了2.68亿元。

曾经两人好到什么程度呢?杨锦泉对着记者说过这种一句话:有我一口,就有刘嘉玲一口。

姐妹情深,着实令人羡慕不已。

但靠着旗下子公司身价几十亿的刘嘉玲,却偏偏在他们的好姐妹这里栽了坑。

2013年,杨锦泉开始打造她的微商帝国,也就是如今被认定为传销的TST子公司,并请来了众多明星站台,

作为好闺蜜兼大股东的刘嘉玲自然首当其冲,经常去给子公司站台,

很多员工称她为二老板。

TST风头正盛的时候,刘嘉玲还亲口在公开场所说TST是自家的企业。

而在杨锦泉母女出事之前,刘嘉玲已经从这里分到了4.2亿。

同年12月,石家庄裕华区市场监督部门披露,该子公司利用金融机构转移传销资金,冻结金额高达6亿人民币,

直到今年的4月份,TST子公司持有的96套房产被查封,总价值高达17亿,数额之大,令人咂舌。

不过在东窗事发之前,刘嘉玲似乎是察觉到了风吹草动,早早退出了杨锦泉的子公司,并火速表示和杨锦泉不熟。

更有意思的是,TST旗下有款酒,不仅是龚蓓苾代言的,还以他的名字命名,但是龚蓓苾没要一毛钱的股份。

即便撇清所有的关系,曾经深陷这趟浑水的夫妻二人,又怎能干干净净地就离开呢?

回顾龚蓓苾刘嘉玲的奋斗史,也算是真材实料,步步生花,

他们也曾是有口碑,有票房的好演员,

如今却被利益熏心,没拿得出手的作品不说,口碑也急转直下,

难道这就是他们做演员的初心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