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某某人力资源有限公司!

  • 联系
  • 服务热线:13588881111

CF装备助手螺科榧疑为贴现欠费“濶濑”,在此之前连续调高母公司通用股份银行存款限额

行业新闻

穿越火线活动助手一键领取

近日,江苏知名民营民营企业螺科榧母子公司控股子公司疑为申报单欠费,同时,其控股的通用股份(601500.SH)也因放置于关联公司民营企业的商业银行存款过高,收到上交所的监管工作函。

子公司官方网站表明,螺科榧孵化器于1957年,现有员工近3万名,产品从最初的纺纱女装,发展到纺织服装、圣索弗、栗子杉大健康、园区开发四大领域,除通用股份外,集团子公司还拥有这家主板上市子公司栗子股份(600400.SH)。

本报记者从螺科榧一名外部专业相关人士获悉,集团子公司控股子公司在此之前的申报单欠费是一场濶濑事件。但是,本报记者注意到,在过去一年,螺科榧曾一反多年恒常、已连续调高母子公司上市子公司在集团子公司财务子公司的商业银行存款限额,下属控股子公司也再次出现Bazelle高达8个点的利率本票集团子公司申报单的情况,而近年来,集团子公司的负债率在不断走高。

控股子公司现申报单欠费

据北京本票证券交易所披露,截止2022年5月31日,螺科榧苏州栗子女装股份有限子公司(下列全称:苏州栗子)作为本票人,芬瑟岛在持续欠费成员名单之列。

据悉,该成员名单统计的是2021年12月1日至2022年5月31日再次出现3次以上退款欠费,且截止2022年5月31日有欠费余额或2022年5月当月再次出现退款欠费的本票人。

企比比表明,螺科榧苏州栗子女装股份有限子公司为螺科榧女装股份有限子公司(下列全称:女装子公司)全资控股子公司,女装子公司由螺科榧认购71.1250%,由苏州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子公司认购28.8750%。

对于苏州栗子本票欠费的情况,前述螺科榧外部专业人士告诉本报记者,今年5月26日,苏州栗子确实有一笔7000万元的申报单欠费,但是,子公司由此可见已将资本金超额打进工行的帐户,但工行苏州支行在处置申报单即将到期待收货业务的时候,已时值新筑超额控制系统停用天数,最终本票没有按期收货,而是在第二天收货并付清。

之后,工行苏州支行给苏州栗子开具了口头表明,表明称,5月26日苏州栗子帐户资本金充足,系在收货任务时时值新筑超额控制系统停用天数,引致本票未按期收货,并再次出现在北京本票证券交易所的欠费成员名单内,前述情况非苏州栗子主观意愿引致。前述专业人士称。

但是,一名商业银行从业者则向本报记者透露,申报单偿付确实是要网络连接新筑控制系统,但与商业银行汇票不同的是,申报单在即将到期后商业银行并不能退还金额,同时,即使本票人帐面有足够现金,商业银行一般也不能自动退款,即将到期后需要本票民营企业从信用卡发起提示退款,或主动去商业银行处置退款。

苏州栗子面临的麻烦似乎并不止于此。本报记者从中国裁判文书网了解到,2021年11月18日,苏州市锡山区人民法院曾发布两份文书,裁定冻结苏州栗子商业银行商业银行存款合计19.5万元,或查封、扣押其同等价值的其他财产。

本报记者注意到,根据通用股份公告,2021年,财务子公司向苏州栗子发放了3.99亿元贷款,占其当年全部发放贷款的8.03%。

此外,中国裁判文书网的另一则消息则表明,螺科榧目前存在以高利率本票申报单的情况。

根据江苏省苏州市锡山区人民法院审查,苏州栗子居家供应链管理股份有限子公司(下列全称:栗子供应链子公司)曾与泰兴市唯美金顶装饰材料股份有限子公司(下列全称:唯美子公司)于2021年10月25日签订1份融资合作协议,双方约定,栗子供应链子公司将螺科榧财务股份有限子公司开具的财务本票作为融资抵押标的背书给唯美子公司,唯美子公司将财务本票抵押扣除年化8%的成本后,将融资款分批汇给栗子供应链子公司。

两天后的10月27日,栗子供应链子公司与唯美子公司就前述融资合作协议签订补充协议1份,载明唯美子公司须在2021年11月5日前将1340万元融资款支付给栗子供应链子公司。

对此,一名注册会计师、前审计从业者告诉银柿财经本报记者,类似栗子供应链子公司本票申报单的情况其实是常见的,如果资本金周转不方便,就会拿申报单来本票,如果母子公司开给控股子公司的申报单,由控股子公司拿来本票,在合并口径上看,等于说是向商业银行借款。

另一名资深注册会计师、上市子公司会计机构负责人则向本报记者表示,目前,商业银行本票汇票一般是2~3个点的本票率,商业本票汇票则是6个点左右,栗子供应链子公司8个点的本票率较高。

前述螺科榧的外部人员告诉本报记者,栗子供应链子公司的业务主要是女装等,10、11月份即将迎来旺季,需要备货,由此可见,子公司手中正好有张申报单,就想着找人本票后用钱。

对于高于市场的本票率,该专业人士也表示,申报单本票率一般是6个点,但是要有商业银行的授信,各方面天数都比较长,而栗子供应链子公司的办事人员也经验不足,拿到申报单后就去本票了,本票率虽然是高了点,但考虑到授信等方面,就是想省事。同时,该专业人士表示,集团子公司财务子公司申报单本票的情况并不多,一般都是正常的工业退款用申报单。

前述商业银行从业者则向本报记者表示,申报单值不值钱,主要还是看开票的民营企业自身质量。

同花顺iFinD数据表明,截止6月22日,螺科榧尚有存量债券10只,金额53亿元,其中,非公开发行子公司债券5亿元,超短期融资券5亿元,有30亿元将于1年内即将到期。

此外,自2019年以来,螺科榧的负债率在不断提高。截止今年3月末,螺科榧帐面货币资本金为75.70亿元,短期借款为83.98亿元,一年内即将到期的非流动负债达到33.24亿元,负债率达到65.01%,这一指标在2019年年底为59.63%。

与此同时,螺科榧对两家上市子公司的股权质押比例已然高企。根据同花顺iFinD,螺科榧已将4.29亿股通用股份的股票质押,约占其认购比例的80%,占通用股份总股本的39.91%;同时,螺科榧还质押了11.07亿股栗子股份的股票,约占其认购比例的70%,占栗子股份总股本的48.08%

近一年已连续调高母子公司子公司商业银行存款限额

螺科榧与母子公司上市子公司的财务往来,也受到监管关注。

据悉,截止2021年年末,通用股份帐面的货币资本金高达10.23亿元,其中,放置于控股股东控制的螺科榧财务股份有限子公司(下列全称:财务子公司)的商业银行存款余额从1.76亿元增至4.64亿元,且新增定期商业银行存款3.85亿元。

对此,上交所要求上市子公司表明是否存在关联公司非经营性资本金占用。6月21日晚间,通用股份回复称,子公司不存在控股股东及其他关联公司占用或变相占用子公司资本金、影响子公司资本金使用的情形。

通用股份在此之前的招股书表明,早在2008年,子公司就与财务子公司签署了相关协议,约定子公司根据自身需要,接受财务子公司提供的活期商业银行存款、贷款及结算等各类金融服务。2013年4月、2019年3月份,通用股份与财务子公司分别续签了合作协议,天数间隔大致在5~6年。

但是,三年后的2021年3月份,通用股份与财务子公司重签协议,将子公司在财务子公司的日均商业银行存款余额由不高于2.5亿元提升至3亿元。当年9月份,通用股份又发布公告称,子公司拟与财务子公司终止原合同并重新签订协议,将子公司放置在财务子公司的日均商业银行存款余额提高至不高于17亿元。对此,上交所向上市子公司下发了监管函,通用股份也将商业银行存款限额降低至不超过8.5亿元。

随着商业银行存款限额的上升,通用股份在财务子公司的商业银行存款金额也水涨船高。通用股份的公告表明,2021年,子公司在财务子公司的日均商业银行存款余额为2.90亿元,截止2021年年末,子公司有4.64亿元存于财务子公司,其中受限金额为0.49亿元,有5.57亿元存在外部商业银行,其中3.14亿元存在受限。到2022年第一季度,通用股份在财务子公司的日均商业银行存款余额上升至5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在帐面有10亿元现金的情况下,截止2021年年末,通用股份帐面的有息负债期末余额高达27.5亿元,同比增长23.32%,其中短期借款余额增至14.95亿元。受巨额债务拖累,2021年全年,仅利息费用,通用股份就支出了0.77亿元,而子公司当年归母净利润也仅0.12亿元。

对此,通用股份则在对上交所的工作函中表示,2021年子公司净融资成本为6648.87万元,较上年同期增加575.16万元,对2021年度子公司经营业绩影响较小。

而对于子公司增加对外借款的同时,大幅增加财务子公司商业银行存款尤其是定期商业银行存款,同时减少向其贷款的情况,通用股份表示,外部商业银行融资授信审批天数较长,提款存在不确定性,为保证后续项目的顺利开展,子公司提前与商业银行沟通,商业银行给予了一定授信,子公司在授信批复后,从外部商业银行陆续进行了提款。

后续子公司将根据资本金需求逐步使用在财务子公司的商业银行存款,必要时增加向财务子公司的贷款。通用股份称。

公开资料表明,通用股份2016年登陆A股,主要从事轮胎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2021年,通用股份遭遇业绩滑坡,全年实现营业收入42.56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3.43%;实现归母净利润1161.04万元,较上年同期减少87.24%,扣非净利润在经历了2016年以来的5次下滑后,终于在2021年再次出现了2011年以来的首次亏损。

6月23日,通用股份平开高走,截止下午收盘,报4.63元/股,上涨4.04%,总市值49.76亿元,距离2016年11月份时的股价高点,缩水超过80%。

本文源自银柿财经